鹅莓财经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区块链

[资讯].债务违约背后世茂与福晟的合作罗生门

时间:2022-11-24 来源网站:鹅莓财经网

债务违约背后世茂与福晟的合作“罗生门”

有关福建福晟集团有限公司的不同消息正在快速发酵,

世茂与福晟合作“罗生门”愈演愈烈。

11月24日,福晟集团新增股权冻结,冻结股权标的企业为福晟集团旗下的福州永晟隆祥投资有限公司,冻结权益数额500万元,冻结期限从2020年11月3日到2023年11月2日。

11月25日,一份名为《致福晟集团全体跟投员工的公开信》的文件在朋友圈悄然传开。根据信中提及,世茂于2020年11月18日凌晨,在恒丰银行配合下,擅自将2.6493亿元款项从其与福晟的共管账户中转出。

该封信里透露了较多关于世茂、福晟之间难辨真假的合作细节。如世茂方面“已陆续无偿变更了福晟旗下14家项目公司的股权”以及“无偿取得福晟生活服务集团51%的股权”等。

不过,世茂方面随后出来对这封《公开信》做出了反驳,福晟方面尚未对该份文件做出公开回应。

此前,11月19日,福晟集团发布公告称,未能按时支付“18福晟02”回售本金及债券利息,本期债券发行金额10亿元,11月19日应支付本息共计6.31亿元,这只债券也成为福晟集团首只违约的公募债券。

11月24日,福晟上海前滩项目私募基金投资者杨晓林向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,项目涉及的7.5亿元私募基金兑付问题,到现在仍未得到妥善解决,“我们去了上海很多次,也发起了诉讼,但目前还没实质性进展,只能不断给有关部门寄信。”

与这些明面上的债务债权问题相比,福晟集团与世茂集团今年初的那场“世纪大并购”至今的走向让外界更为关注。

一位今年三月从福晟集团离职的高管告诉记者,“当初与世茂进行核心谈判时,福晟只去了三个人,”鉴于福晟目前的状况,再回过头去看,当初双方是怎么谈的,还是要打上一个问号。

首只公募债券违约

11月19日,福晟集团在上交所发布的一份公告显示,公司应于当日支付“18福晟02”债券的本金及利息共计6.31亿元,但至11月19日,尚未支付这笔债券利息及回售本金。这也是福晟集团首次在公募债领域出现违约。

此次违约的“18福晟02”债券的发行规模为10亿元,于2018年11月19日起息,今年11月19日为行权日,到期日为2021年11月19日。此次违约金额为6.31亿元,其中违约本金为5.52亿元,违约利息为0.79亿元。

出现首只公募债违约后,11月19当日,大公国际即刻将福晟集团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+下调为C,“18福晟02”信用等级由A+调整为C、“18福晟03”“19福晟01”及“19福晟02”的信用等级由A+调整为CC。

相关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福晟集团的债券存量规模为99.252亿元,债券数量为12只。除本次违约的“18福晟02”之外,其中,一年内到期的债券分别为“福晟1次”、“福晟1优A”、“福晟1优B”,共计8.3亿元。

此外,继“18福晟02”债券出现违约后,福晟集团“18福晟03”债券,又将在即将到来的12月中旬进入行权日。如果有投资人在下个月的行权日,对“18 福晟03”债券也提出回购要求,这笔债券能否及时偿还,将面临很大不确定性。

财报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年末,福晟集团的短期借款为17.82亿元,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46.06亿元,有息债务合计为303.97亿元,但货币资金仅有31.84亿元,现金短债比低至0.5。

比此次债券违约引起更大影响的是,今年福晟集团卷入的私募基金兑付问题,其中牵扯到多方利益。

私募基金难兑付

时间回到2018年5月初,彼时的福晟集团以29亿元的价格,从遭遇流动性危机的海航集团手中拿下了上海前滩项目。随后由钜派投资集团牵头,于同年5月底为该项目成立了钜福上海前滩并购私募基金。

2018年7月2日和2018年10月19日,包括杨晓林在内的多位投资者分两批认购“钜福上海前滩并购私募基金一期”“钜福申城地产并购私募基金”,投资总额7.5亿元。

当时,杨晓林及多位投资者达成一致,他们认为,福晟上海前滩项目虽是从海航集团手中接过来的项目,但因为其位于上海前滩,此区域将会成为第二个“陆家嘴”、南上海的金融中心,且项目为学区房还配套有地标商业项目,销售不成问题。“即便福晟集团出问题,项目的底层资产亦可以通过上海钜派进行清算,保障投资人利益。”

时间到了2019年底,当钜派投资透露福晟集团出现资金链问题,可能面临破产的时候,杨晓林称,“我们仅感到担心郁闷,但心里是有底气的,因为前滩项目可以进行拍卖清算补偿投资款;而钜派投资同时也透露,福晟集团手上有1000亿元货值和4000亿元旧改项目,正在积极与其他房产企业洽谈合并重组,我们也感到欣慰和有一丝希望,毕竟这样可能不用走漫长的清算流程,更有保障。”

令投资人意想不到的是,到了今年7月底,投资者并未如约拿回本金,而是等来了钜派一纸公告。投资者被告知“钜福上海前滩并购私募基金一期”本金无法按约兑付、且未有明确的兑付日期后,随后,部分投资人开始展开维权行动。

基金兑付只是冰山一角,由福晟集团引起的债务问题已经在整个房地产产业链上蔓延开来。广东佛山的一位五金建材供应商洪先亮表示,他们欠我们几十万元的货款,两年时间了,到现在还没有结算。

福晟集团福建宁德项目的业主刘峰也告诉记者,“项目原本监管银行账户资金被开发商抽离了3.63亿元,目前账户资金所剩无几。楼盘到毛坯竣工金额还差2800万元,精装交房更是还差8000万元左右,福晟欠农民工和材料厂商的款项也有2000多万元。”

并购争议

在2020年年末提及福晟集团,年初那场被称作“世纪大并购”的交易仍然不能被忽略。

今年1月13日,世茂集团与深陷债务危机的福晟集团在福州城举行发布会,彼时双方对外宣称的并购交易,涉及福晟集团地产板块的87个项目,总量超千亿元,涵盖大湾区广州、深圳、东莞、惠州的多个商住项目和旧改项目,主要由世茂海峡操盘。

彼时,世茂集团总裁许世坛在发布会现场直言,“大鱼吃大鱼”的时代到了。

随后,1月17日,福晟集团发生股权转让,福晟创始人家族控制的广州钱隆由持股100%,变为持股51%,徳耀鸿鼎持股49%,徳耀鸿鼎股东包括广州钱隆投资、东方资产、信达资产、福晟建设、平潭臻颜企业管理公司、深圳市世纪景顺投资合作企业。

其中世茂部分间接持股仅8.17%,代价是9亿元,这样看来,世茂与福晟之间并不涉及太多股权方面的交易。

在3月底业绩会上,世茂集团总裁许世坛称,对于世茂福晟平台,当前主要做的工作是项目尽调、品牌输出、代销代建,优质资产尽调成熟后才会转股至世茂。

一个不争的事实是,自今年年初世茂入局后,福晟的债务问题并没有得到缓解。一系列因为债务问题引发的员工围堵追债、基金讨债维权,以及部分福晟项目交付延期引发的业主维权,同时也令世茂一次次陷入争议漩涡。

有市场人士认为,大半年时间过去了,债权人依旧拿不回钱,而当初称要帮助福晟的世茂,却陷入了“只吃肉,不救火”的质疑,最初“并购”的表态也慢慢模糊了起来。

然而福晟方面,当前已经到了“火烧眉毛”的地步。刘峰告诉记者,世茂入主福晟后,以代管为由,并没有向福晟的楼盘项目注入资金。

目前,项目工地每天有几十人干活,但使用的资金并不是由世茂注资的,而是来自银行此前向福晟收取的保证金,刘峰说,这笔保证金是由政府与银行协商得来,但保证金金额并不多,其中一部分用于付工地农民工工资,另一部分用于购买建筑材料。“如果保证金用完了,世茂还没有资金注入,那么这个楼盘就极有可能烂尾。”

11月25日,记者联系世茂集团,了解世茂和福晟之间的关系具体如何。但截至发稿,未获回复。

实木装修

最新装修设计

快速旧房翻新